2018欲钱料001一153四不像:每天高空施工 杨泗港长

  陈果是重庆人,多年来一直随着施工项目到处驻扎,2012年他来到武汉,参与了鹦鹉洲大桥3年的建设,这次他又将见证杨泗港长江大桥的诞生。

  2017年从学校毕业后,25岁的河北籍 *** 员杨炳超就来到了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项目部,这是他参加工作的第一个项目,最主要的工作职责就是确保施工现场的各项施工生产达到行业和项目部制定的标准要求。

  杨炳超告诉长江日报记者,电脑处理图片的软件,想象到这座自己参与建设的工程能够将武昌和汉阳联系的更加紧密,为长江南北两岸蓄势待发的区域在未来崛起打下基础,作为一个基建工作者,他心中充满了自豪。(长江日报记者王谦 见习记者汪峥 通讯员刘佩娅 黄钰珩 陈永创 胡明杰)

  “猫道承重索有10根,要用拽拉器一根根地牵引到对岸,调整好后就开始在上面铺设面网,四人抬网、两人绑铁丝,一块块地边铺边走,周围也没有扶手,底下就是长江。”陈果说,自己最开始既兴奋又害怕,后来就习惯了,每天高空面对着大江大河施工,早就历练出来了。

工人在建设中的杨泗港长江大桥上高空作业。记者任勇 摄

  “天气好,武汉显得特别美,我从大桥上每天看着武汉的变化,也很向往这座城市的生活。”陈果说,他保存了不少拍摄的高空作业照片,边说边打开手机一张张翻给记者看,或是夕阳映照着桥上塔吊工人的身影,或是晴空万里下两条猫道直插云霄、或是黄昏下万家灯火闪耀在桥底……记录着城市每一瞬间的变化,也留下了建设者默默劳作的痕迹。

工人在建设中的杨泗港长江大桥上高空作业。记者任勇 摄

工人在建设中的杨泗港长江大桥上高空作业。记者任勇 摄

  关于修桥走猫道,他说,自己一开始也会有些紧张,但走过两回后,就没什么压力了。“心里都在想工作的事,眼睛也都盯着施工现场看,不会在意猫道的高度问题,而且作为施工人员,我们知道猫道很结实,也不会有心里负担。

   *** 6月5日讯 杨泗港长江大桥猫道最高处离江面有220余米,几乎全是镂空的钢丝网,脚底下就是滚滚江水。大桥建设者们,每天在猫道上施工作业。

  今年30岁的陈果在大桥上工作了11年,从19岁开始,他就穿梭在不同城市的高空。去年9月,他加入了杨泗港长江大桥的建设,成为大桥南岸上部结构作业队长,这也是他继鹦鹉洲大桥后第二次参加武汉大桥的建设。

  “高空施工最危险的是悬空临边作业,猫道铺承重索、面网侧网和扶手索等都是最危险的工序,当高空平台搭建好后,就和陆地上施工的差别不大了。”杨泗港长江大桥项目安全监管员王全科说,自己从2007年毕业后就一直从事安全工作,现在他每天都在大桥上现场巡查安全生产情况,工人们进场前都必须接受培训和体检,每天上班前会被告知当天任务和注意事项,采取哪些紧急救援措施等,以保证施工安全。

  当险象环生的猫道铺设好后,上方的主缆架设也是通过拽拉器将索股由南架到北。陈果每天都会在猫道上来回走,用对讲机指挥索股架设速度。“我一天要走好几趟,步行几万步。像我30多分钟就可以走完2000多米的全程,普通人大概要一个多小时。”陈果说,桥上像他这样的工人有一百多位,白天有80多人,晚上有20多人。

  每天早晨六点,陈果和他的同事就已经上桥开工,一直到下午六点,有时中饭也在主塔上解决。他们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进行上部结构施工,包括铺设猫道、架设主缆、吊装箱梁等工序,其中铺猫道是打基础的工作。

  编辑:宗夏

  初当 *** 员:眼里全是施工现场,不会在意高度

  老练施工人员:走一趟平均只要30多分钟